【晓薛】入世(一)


*500粉福利

*晓薛 梗源@ @兔砸
梗:设定洋洋死前可以得到一个愿望,洋洋许愿不见道长,不染道长 道长死前也得到一个愿望,只愿提早见到洋洋(破脑洞) 并不是恨你,只是恨自己为何不早点遇上你 随意随意

*he ooc

1

“那可不行,你一开口我就笑。我一笑,剑就不稳了。”

“后来无论发生了什么,既然现在的你尚且可算安好,便不必太沉郁于过去。”

“......薛洋,你真是......太令人恶心了。”

“......晓.......晓星尘......”

薛洋感觉自己整个人冷得很,困得很。

也是,身体内的血不停的往外流走,就像他的魂魄也在一点一点地破碎湮灭。

他躺在枯...

【曦澄】采莲曲(三)

*ooc必须的,私设也有,人物秀秀的

第二章

今夜的莲花坞确实热闹。

整个被烟火绚烂地包裹着,各式各色的莲灯烟火色如墨在空中浸染开来,一圈一圈地泛着吵嚷声与欢笑语。稚子幼童在人群中玩着捉迷藏,夫妻二人为家中置购物品,有不知名的流浪者在灯光下浅睡;每个人的笑颜总是带着不一样的色彩,有情窦初开的少女羞涩笑颜,也有在桥底下晕染烟火的浅笑,高楼之上是被歌舞酒肉浸染的笑。

皓月当空,不小心沾染上了烟火色,那旁脱俗的莲池上竟也跳动着人间的灯火。

蓝曦臣一身白衣翩翩,走在这繁杂市井中倒是真显得清尘脱俗了般。江澄在蓝曦臣的身后走着,盯着他头上的云纹抹额发神。

“晚吟,今日可真热闹。”蓝曦臣感觉到身...

【曦澄】采莲曲(二)

*原作背景小甜饼(我们不谈剧情线,我们只谈恋爱)

*ooc必须的,人物秀秀的

*emmmm第一章的名字我不想改(因为第一章的名字才是精髓哈哈哈哈)

第一章

“啊,花是送我的吗?”蓝曦臣嘴角的笑意很淡,但是意外地很甜。

江澄触及到他的目光时,心尖莫名其妙地颤抖,他干巴巴地开口道:“恩、那个,荷花开的正旺........魏婴手贱摘了几朵.....若是、若是不嫌弃,蓝宗主便收下吧。”

魏无羡原躲在蓝忘机身后捂嘴偷笑,这下听了江澄一席磕磕巴巴的话,是彻底放开了声笑,在一旁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噗哈哈蓝宗主就收下吧,哈哈哈哈哈这、这可是江宗主对你的一片心意啊哈哈哈哈哈。”

江澄咬了咬舌尖,狠

【胜出】关于暗恋那件小事

*ooc
*无脑甜

1
喜欢一个人就像脑子里面装了浆糊,晃晃荡荡,酱酱酿酿——啪啦,一不下心倒出来的时候,竟然自动成了你的名字。

他红着脸:“啊……啊、这个……嗯……”
躲闪着他亮晶晶的眸子,不敢直面你。

2

[幼儿园]

“废久!”爆豪胜己不耐烦地吼着。
“啊?、小胜!”小出久眨眨眼:“怎么了小胜?”

这种眼神可真是欠揍!爆豪胜己不自在地扭过头:“我说废久,你干嘛老跟着我啊?”

“因为!小胜很厉害啊!”一说到这,小出久眼睛都笑弯了,蹦蹦跳跳地围着爆豪胜己。

“哼!那是当然!”爆豪胜己接受地理所当然,不在意地揉了揉鼻子,又向前走去。

小出久看着爆豪胜己的背影——

他比自己高一个脑袋,...

【曦澄】逃不开的温柔:宗主的傲娇萌妻!

*原作背景小甜饼(我们不谈剧情线,我们只谈恋爱)

*ooc必须的,人物秀秀的

*emmmm第一章的名字我不想改(因为第一章的名字才是精髓哈哈哈哈)

“怎么?一个个的都没吃饱饭吗?!”
“训练训练,练的什么样子?”江澄眉眼暴戾,左手的拇指食指轻轻地拨动着紫电。

江家弟子们一个个怂成了鹌鹑似的,不敢吱声。
奈何江澄见到这幅模样,更加怒从心来,冷哼一声,正准备开口赏罚,一阵令人熟悉的讨打的声音便传了过来。

“江澄!我刚来的路上摘了莲蓬!嘿嘿,待会儿打个山鸡怎么样?”
闻声,江澄一记眼刀就飞了过来,可那魏无羡就是皮糙肉厚,不受影响。

“哼,云深不知处终于把你给赶回来了?”江澄自刚才紧皱的眉头略微...

【权引】师兄!(一)

*段子流
*he 甜的!
*佛系开坑

1

权一真拜入引玉门中时,是真的猴。

2

“一真—— 一真你下来!”
“不,师兄,我要吃蜂蜜!”
“……你先下来,下来我再想办——诶!!你小心!”

权一真还没碰到蜂窝,自己脚下倒是一空。引玉惊得整个人都蒙了,手忙脚乱地跑到树下准备接住这个小鬼崽子。

谁知他忽的双手攀上树枝,向上一撑,就坐了上去。

盛夏阳光被枝叶剪的细碎,映在师兄的吓得苍白的脸上,跟着那人的缓缓流动,像是有了生命般焕发光彩。树下,他知道自己没事了,狠狠地松了一口气,又厉声喊自己下去,鸟啼在头顶,分外鲜明。

师兄真好看……权一真呆呆望着他,不说话。

引玉喊累了,他喘着气,死死盯着树上...

【容长青×叶白衣】曾有长青映白衣(一)


*ooc
有私设
重生文

1

人一生,从少年意气风发到老年萧索孤身,或干过惊天动地的大事的,或默默无名的,最后也逃不过几捧黄土。

好像那些贪嗔痴念也就可以随着几捧黄土去了似的。

容长青死的那天,长明山的天跟茫茫白雪连在一起。
他的骨头冷的咔咔作响。依稀还可以看到当年风采的眼,多了些冰霜,朦胧不清。

房子里还剩下叶白衣。
翩翩白衣少年与当年无异,只是那双眼里才能窥见一丝苍老。

一间屋子里,只剩下寒风撞击门窗的音响。

叶白衣站在床前,容长青躺在床上。
一个身姿如松,一个白发苍苍。

相顾无言。
或许长明山上千年积雪,已经封冻了那些红尘往事。

容长青已经快喘不过气来了。
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逐...

【青也ABO】假如当时不是冯宝宝埋人(完结車!)

*ooc

4

事后——

“道长~”
“道长我会对你负责的!!”
青眨巴大眼睛,然后十分亮闪闪的说:“以后要是是男孩我们叫诸葛青也,是女孩我们叫诸葛也青怎么样!”

王也终于是忍不住来了个乱金柝,冷冷的憋出几个字说:“不怎么样,你大爷我还没怀上呢!”

“那我们就努力怀~上~啊~”

“……滚!!”

【青也ABO】假如当时不是冯宝宝埋人(青视角)

*动漫剧情向
*ooc

诸葛青败了。

他看着那个微微驼背又无精打采的道长,看着他青黑色的背影渐渐模糊,忽然脑子中就浮现出王也着急地向他抓过来的模样。

他想着那眼神,里面焦躁地仿佛要喷出火来。

原来那人的眼神也可以如此有力……一想到那是因为自己,诸葛青忽然心下一窒。

……嘛,就算只是那人的好心,自己也可以私心的自恋一下。
诸葛青想到,嘴角缓缓浮动着笑意。

诸葛青也只是无意间知道了王也是O的事情。

张楚岚喝得尽兴了,脑神经大概也是被酒给泡软,什么也分不清楚。就在那么模模糊糊的一瞬,说出了一个惊天大秘密。

“嗝!老青……我跟你说个事!你……嗝、你别看老王那么牛逼的样子,其实……嗝!其...

【青也ABO】假如当时不是冯宝宝埋人(二)

*动漫剧情向
*ooc

2

王也道长出家也有些年头了,他自认为自己断得足够干净,天底下只要能有他和家人的一点安心之处,那就足够了。

吃得饱穿的暖,没事练练功夫健健身,挺不错的。

所以他对自己的第二性别其实没太大感觉。
当时唯一的念头是……发情期的时候有点麻烦。

打击什么的倒也说不上,每次掐准儿了时间备着抑制剂,十几年来没出什么大问题。

O怎么了,照样活的轻松自在。

除了亲近的人以外,就没人知道他的第二性别其实是O这件事。
至于信息素的味道……是不是檀香也不清楚了。

但是现在关键的是!!! 诸葛青那个孙贼是怎么知道的??!!

王也望天长叹。

连他的发情期都算的一准一...

1/3